字体

第7章 敬尺还丈

(21-)
转头看他一眼,戈炎伏没有直接回答,他两指轻轻敲打着桌子,闭目想一会儿之后。他睁开眼睛,嘴角微扬,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,随即淡淡的说道:“既然宸子新生!那我们回去祝贺宸帝陛下吧!”

“是!”男子面无表情的应了一身,随后便走了出去。

“快看,那个被老师们誉为废物天才的又来了!”在宏伟的宫殿门外,一群十来的岁的小孩看着正缓缓走来的孩童窃窃私语。

走来的孩童大概一两岁左右,长着一张粉嘟嘟的脸,一双明亮如星的大眼睛,乌黑的眼眸带着与之完全不符的冷漠眼神,脚步异常的沉稳,仿佛他身重千金一般。

“切!狗屁废物天才!两岁了就只会叫妈妈的人还天才,依我看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。”人群中,其中一个小男孩双手抱胸,撇着嘴,一脸鄙夷的评论。

“对!一个不能修炼的人!即便一月走路,半岁习字又怎样?这个世界又不是靠脑子就能生存的,靠的是实力!”一个小男孩说着,是显摆起了他那不起眼肱二头肌,还用那馒头大小的拳头。

看得出来,这是一个熊孩子,长大之后必定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莽夫!

不过,这小孩说出了这个世界的真理。

“对对!易山老大说的不错,一个没有任何融脉的人,即便再怎么聪明又怎么样,还不是个废物!”一个男孩献媚恭维,说话时,他眼睛还不不屑的瞟了一眼正走来的两岁孩童。

这个说话男孩口中的易山老大叫羲炎易山,乃是长老阁大长老羲炎若华的孙子。而第一个评论的小孩儿叫作仲炎扈,太史仲炎扬之子。那个恭维羲炎易山的叫华炎侩,祝司华炎光之子。

“是啊!不然,宸上陛下怎么会给他起个名字叫仲愚呢!哈哈!”一个男孩话刚说完,便是大笑起来。他叫华炎珅,乃是华炎光二子。

“哈哈!对对!”听到男孩的话,其余几个小孩也是跟着捧腹大笑。

笑声传到走来的孩童耳中,显得是那么的刺耳。只是,那孩童脸上面无表情,眼中的目光也平淡无奇,好像没有听到几人的评论一样。不过,他那比女子还白皙的小手却是捏的紧紧的。

这小孩儿便是在两年前引起天地不安、各势不宁,却又如同昙花一现的厌炎帝王之子,戈炎仲愚。

不过,昙花一现放在他的身上并不合适,因为他从未显露出过人的天赋。

戈炎仲愚没有看几人,而是淡淡的从几人身边擦肩而过,直直的向着前面大门上方挂有藏书阁三个大字匾额的宫殿走去。

“切!看来不仅是个废物还是一个懦夫!”见到那个废物不理睬自己,羲炎易山撇着嘴,他不屑的嘲讽,而其他几个人又是对戈炎仲愚送去几道凌厉的鄙视目光。

听到这话,戈炎仲愚停了下来转身愤怒的看向几人。

“哼!”见戈炎仲愚停了下来,羲炎易山几人是气势汹汹的走了过去。

随即羲炎易山瞪了戈炎仲愚一眼,随即是趾高气昂的说道:“看什么看!你个懦夫还想和我打一架不成!”

而华炎珅几人则是双手抱胸,一脸鄙视的看着戈炎仲愚。

闻言,戈炎仲愚紧捏拳头,但是他很清楚,自己并不是从五岁开始修炼,加之天赋极佳的羲炎易山对手。而且羲炎易山比自己大七岁多,对于两岁的自己就更不是对手了。

闭上眼,深吸了两口气,戈炎仲愚睁开眼睛淡淡的看了羲炎易山几眼。强压着心中的怒火,他便是转身向着藏书阁走去。

“切!废物就是废物,懦夫还是懦夫!”ABC小说网的幼小身影,羲炎易山不屑的嘲讽了一句。

“老大!您是九岁便达御玄八段的绝世天才,那个连修炼都不能的废物哪敢跟你动手啊!”一旁的华炎珅讨好道。

“嗯!也是!那个废物还正有点聪明,知道本公子厉害!即便是骂他,他都不敢和绝世天才的我动手!”羲炎易山被夸的飘飘然。

“老大!我们还是先去上课吧!不然迟到了就又要被老师惩罚了!”就在他飘飘然的时候,一旁的华炎侩提醒道。

“啊!对啊!得赶紧去,快要迟到了!”听到华炎侩的提醒,羲炎易山幡然醒悟,随即便是往大殿的另一边跑去。

华炎侩几人连忙快步跟上,生怕去迟了。

“殿下!您来了!”

戈炎仲愚走进藏书阁,来到门口柜台前,一个慈眉善目大约七十多岁的老人走过来。对他躬身行礼,语气极其尊敬。他叫南炎明,是藏书阁管事,玄尊九段强者;也是厌炎国第三个对戈炎仲愚好的人。

戈炎仲愚恭敬的鞠躬还礼,以示尊重。

而南炎明也没有阻止,倒不是他自觉高人一等,而是他也没有办法。从戈炎仲愚半岁习字以来,每天都来藏书阁看一天的书,而且都会对他还礼,而他从此中也是对戈炎仲愚有了一定的了解。

戈炎仲愚就一个你敬他一尺,他敬你一丈的人。

“殿下!这是您看书房的钥匙,您请拿好!”说着,南炎明拿出一把刻有火红印记的长方形黑色牌子。

这牌子是用厌炎国特有的火岗石加之其他几种
本章分 2 页,当前第 1 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