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
第四十九章 你们的眼界有点低!

(19-)
  “队长,那我先出去?”正在办公室里汇报工作的裴东厂识趣地说道。

  “没事,东厂,坐着一起听听吧。”楚牧峰摆摆手道。

  回头开展行动还是需要裴东厂他们出力,所以现在没必要遮遮掩掩了。

  “队长,情况是这样的,前两天炮局胡同那家伙果然来粮铺买粮,然后我就顺藤摸瓜找到了他们的落脚地。”

  “这帮家伙真是鬼呢,您知道炮局胡同是东西向,他们通常在东头拿粮,其实住在西头,那边出了门就是柏林胡同,还和后永康北巷、后永康一巷、后永康二巷相通,一旦发现什么异常,他们想要逃窜十分容易。

  王格志说到这里稍稍顿了顿,楚牧峰则若有所思,并没有打断的意思。

  在涉及到案情汇报时,他是一个很合格的聆听者,只有等到对方全都说完后才会问问题。

  因为这样既可以保证对方叙述时的完整性,又可以给自己留下思索提问的时间。

  “根据我的观察,那个房子里面应该住着六个人,而且行踪是怪异。他们并没有什么固定工作,每天早上会陆陆续续出门,还有一个负责留守。”

  “留守的人一直待在屋里没有出来过,那些出来的,我和几个兄弟分别盯着,发现他们只要出来,就会走街串巷的打探各种消息。”

  “打探消息!”楚牧峰念叨了一句。

  “对,比如说他们会打探警察的巡逻时间,会打探城里各个区的物价水平,会打探老百姓吃穿住行的各种琐碎事情。”

  “甚至就连咱们这里的每条胡同叫什么名字,胡同里面有着多少饮水井,住着多少户人家都会去了解询问记录。”

  话说到这里,王格志脸上露出几分疑惑之色。

  “队长,他们要是说搜集一些大人物或者军事方面的情报倒也像那么一回事,偏偏打探的都是这些琐碎小事,您说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?这是间谍探子干的活吗?”

  “怎么着,格志,听你的口气,是觉得他们做的事儿并没什么了不起,那你为什么还说他们有问题呢?”楚牧峰扬起眉头瞥视过来。

  “直觉!”

  王格志摸摸脑袋,憨厚一笑说道:“队长,我是觉得他们干得不算什么事儿,可要是调个个儿去想想,他们连这种琐碎消息都要搜集,肯定不正常?您说对吧?”

  “对,你判断的很对!一个连吃喝拉撒都要搜集调查的小组,又怎么可能会简单呢?格志,咱们这次没准捞到一条大鱼喽!”

  双手一拍,楚牧峰嘴角露出抹舒心笑容。

  “老王,你这次干得不错!”

  这事儿眼下也只有王格志这个老实人去做最合适,他对自己吩咐下来的任务会无条件地执行,考虑得也是颇为全面细致。

  “这是我应该做的!”王格志憨憨笑着。

  “队长,就他们这样的,能算什么大鱼?这些消息又不值钱!”旁边听得云里雾里的裴东厂,脸上浮现出几分不解之色。

  “你们的眼界还是有点低啊!”

  抬手点了点二人,楚牧峰缓缓说道:“你们仔细想想,这些所谓的琐碎消息真的就是一文不值吗?难道只有那些军事情报,经济动向,大人物的行踪才是重要消息吗?”

  “如果你们这样想问题的话,实在是有些片面了,因为民生才是基础啊。”

  “这些看似不起眼的资料都是咱们北平城最普通最司空见惯的,可要是说谁能全部掌握这些准确消息,那很容易就能制造出很多矛盾冲突来!”

  “打个简单比方,要是说人故意在水井里投毒,那是不是一下子就会在百姓中造成恐慌?如果发生战事,那后果更是不堪设想!”楚牧峰沉声说道。

  “这……”

  裴东厂和王格志对视一眼后,不由自主的点点头。

  的确是这样,要是谁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儿,肯定会造成百姓的惊恐不安。

  “在你们眼中不起眼的琐碎消息,拿到专业的间谍组织那边分析,就能得出来很多结论。”

  “比如物价高低能反应北平城秩序是不是很稳定?老百姓能不能吃饱穿暖,能透露出北平城里面的粮食储备情况。”

  “正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,这要是真打起仗来,粮食储备有多重要,这么简单的道理,不用我再教你们吧?”楚牧峰有条不紊地说道。

  “还有每条胡同的地理位置,这是什么?这是地图啊!一旦发生战争,一份详细的地图有多重要,对交战方是可想而知。”

  “对方的炮兵靠着这些地图,就能够准确锁定目标,实施精准打击。到那时,我敢说,人家要是想要炸了咱们的警察厅,也就是一轮齐射的事儿。”

  说着说着,楚牧峰也感觉到情况很严重。

  在北平城中很多被忽视的消息,真要是都被搜集汇总起来的话,对日寇日后的侵略行为肯定大有帮助。

  这个小组,显然就是负责搜集这些信息,属于有组织有计划了?

  最起码应该比前段时间侦破的伪满洲国间谍案要来的重要!

  伪满洲国的间谍,又怎么能和日本国的相提并论呢?

  一个是小号,一个是本尊!

  虽然明年才开战,但眼下日寇的谍报组织已经是无孔不入,渗透到北平城的上上下下。

  这个案子一定要高度重视,办得漂漂亮亮,万万不可再出什么差池!

 
本章分 2 页,当前第 1 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