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
第十章 龙心凤尾

(22-)
  骑着委屈无比的太古神兽,洛河向着既定的目的地进发,一路上因为身上的坐骑,吸引了无数的眼球,也有不少的闲人,自发的跟在后面,打算看看这个奇人想去哪里做什么。

  洛河也未在意,围观的人多,可能反而对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有利,因此也就不曾加速,以至于身后的人宛若滚雪球一般,越来越多。

  一路奔袭到笑蓬莱,他轻轻拍了下太古神兽的脖子,示意它停下,不料这厮却是好了伤疤忘了疼,脾气上来,不愿停下,横冲直撞打算冲进笑蓬莱。

  这让后面的人一阵惊呼,他们其中不少的人可是知晓,笑蓬莱身为一个烟花之地,可以做的这么长久,却只让里面的姑娘卖身不卖艺,显然是有不凡的来历的。这一下要是撞实了,那位白衣人与笑蓬莱,就可算是结上死仇了。

  洛河眼神一凛,手指风云,八剑霎时现形,电光一瞬,牢牢制住太古神兽巨大身躯,任它如何鸣叫仍不得动弹。

  后方闲人之内,也大多被这一手所震撼,原本看好戏的散漫态度颇有改变,不敢再小觑之。

  苦境先天虽多,但苦境之地更大,绝顶高手的对决,又快又少,这些人多数是无福观看的,就算不小心遇见了,也有极大的可能被余波震杀,所以倘能看见,也不知是该说幸运还是不幸了。

  因此,虽然在苦境最大最顶尖的的舞台——世界和平,武林归宿上,先天高手辈出,但对普通人与弱小的武林人而言,也许多只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,当然,像素还真与一页书这种亲民的就另说了。

  太古神兽大如牛嚎的叫声,也惊动了笑蓬莱里的人,悦耳的萧声、琴声消散不见。片刻之后,一开始便跑去报告的守门姑娘又回来了,不过是跟在一个人后面。

  这个人肥肥胖胖,穿着大红衣服,脸上浓妆艳抹,右手拿有一个手绢,走路的方式有一种独特的感觉,让人一看就知道是管事的老妈子,不过这个老妈子比起同行看起来是有够年轻的。

  洛河认识这个人,她是中原第一辩,臭嘴无比的秦假仙的偏房,名叫华羽火鸡,简称火鸡。

  “哎哟,人客官啊,这这这,”火鸡一出来,看着一堆的人也傻了眼,这是什么情况,莫不成这些人是要攻打笑蓬莱,抢了凤飘飘与倾君怜去?

  “这是要做什么?我跟你们说,我们老板可是很厉害的,啊,还有一个大高手,你们要是敢动这一根毫毛,愁落暗尘也不会放过你们的!”

  火鸡故作镇定,其实她也不知道愁落暗尘是不是高手,不过看那个架势还有楼主金八珍对他的态度,她相信愁落暗尘就算不是高手,绝对也不一般,毕竟怎么看,君怜也不像是一个会喜欢上单纯吃软饭的酒鬼的人。

  “莫紧张,吾可没兴趣针对一个守序的烟花之地,”嗯,绝对不是不敢,“华羽火鸡,吾有意与金楼主一谈,不知可否请你去通告一番。”

  看似瘦弱的白衣人,显然是这伙人的首领,看见对方好像没有惹事的意思,火鸡心念一转:“可以可以,当然可以,不知这位公子是……?”

  洛河看着火鸡,语气有一丝自己都没察觉的自信:“空虚公子·白洛河。”

  “原来是白公子,您先等一下,我去去就来。”火鸡摇曳着手帕,一扭一扭的走回笑蓬莱。

  不多时,便满面红光的出来了,看起来有些高兴,应该是“面对强敌压境任忠贞不屈”的表现获得了笑蓬莱楼主·金八珍的奖赏,她偏进大门的一边,邀请洛河进去:“白公子,楼主有请。”

  洛河点点头,“嗯”了一声,随后收回压制太古神兽的八把兵器,手上拿着剑敲了敲太古神兽的头,就赶着它进去了。

  后面的围观群众蠢蠢欲动,也想跟进去看个究竟,却被火鸡趁机捞了一笔:“哎哟,诸位啊,我们笑蓬莱是甚么地方?不收钱哪能进去啊,要是大家都想进就进,我们笑蓬莱岂不是早就倒了!”

  一番话讲的有理有据,大多数人不想花这个冤枉钱的也就散了,毕竟入一趟笑蓬莱也不便宜,这可是高档场所。但还是有几个人交了钱,可进去之后就被笑蓬莱的美人与诸般妙音迷的团团转,不知所谓了。

  而笑蓬莱深阁,洛河正在与金八珍做交易,两人饮着闲茶,交流互相的意思。

  “我听说金楼主有八项远近闻名的天下珍宝,是为七彩云霓,长青玉梳,人头宝瓜,龙心凤尾,冲天赤马,牛蹄银鸡,独角鲸牙与珠光宝袋,但不知可对?”

  金八珍傲然一答:“然也,这八项东西,都是天下间独一无二的珍宝,白公子提起这,莫非是……?”

  洛河微微一笑,没有立刻回答她,而是问道:“楼主看我这坐骑如何?”

  “势威猛,身磐坚,智胜稚童,相貌不凡,堪称可贵。”

  “实不相瞒,”洛河一拜手,“在下听闻龙心凤尾拥有加深根基的效用,因此想用此太古神兽,换取楼主手上之龙心凤尾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金八珍感觉有一丝意外,开始思考利弊。

  “楼主,这一珍换一珍,在下相信你决然不会吃亏。楼主手下冲天赤马虽是不凡,但以太古神兽比之,却是不如。倘骑动此兽出行,不只速度更快上数分,遇上贼人,自保之力也更高一筹。”

  看见金八珍迟迟不做决定,洛河再建言道:“太古神兽寿
本章分 2 页,当前第 1 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