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
第三百六十一章 吕雯的请求

(22-)
  长安,小吕雯如今已经有十五岁了,她由于天真活泼,很受刘凝和裴青各房妾室的喜欢,所以出入一向比较自由。

  不过以前因为吕蒙经常跟她一起玩闹打架,可是现在吕蒙已经跟随裴青上战场去了,没有人再陪她玩耍,这让她心中很没意思,这一日吕雯找了公主的几个侍卫,跟他们一起切磋,然而不出几个回合,那几个侍卫就被她打倒了,她感觉无趣,便决定回家到貂蝉那里享受一下母亲的感觉。

  虽然之前貂蝉受到严氏的猜疑,可是这些日子以来她都没有对吕布变心,这一点吕雯也看得出来,所以吕雯对貂蝉很是尊重,仍然以庶母之礼对待貂蝉,更因为母亲不在身边,她们两个一直住在一起,对貂蝉的感情愈加深厚,俨然一对亲母女。

  然而当她到了家中,却见貂蝉竟然在伤心落泪。

  吕雯顿时大惊失色,连忙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

  貂蝉连忙擦眼泪,以言语掩饰。

  然而吕雯已经看到了,又怎么可能会就这么被轻易糊弄过去?在她不停地追问之下,貂蝉的内心终于崩溃了,抽抽噎噎的说道:“我刚刚得到消息,徐州被曹操偷袭,将军他,他遇难了.......”

  说到这里,貂蝉再也说不下去了,她现在终于全面爆发了,她泪流满面,痛哭失声。

  “你,你说什么?哪个将军出事了?”吕雯听了这话顿时满脸的难以置信,对着貂蝉问道。

  “还,还能有哪个?就是奉先将军啊,你的父亲,我的丈夫,虽然他曾经误会了我,可是我一点都不怪他,若是能够再来一次的话,我还会选择跟他在一起......”

  “什么?父亲!”吕雯听到消息之后顿时犹如晴天霹雳,感到天旋地转,差点就晕倒在地,同样也是大哭不已。

  不过过了片刻,吕雯竟然止住了悲声,然后开始劝起貂蝉来:“二娘,人死不能复生,我们就算是哭死,父亲他也不会活过来的,为今之计我们要想办法为父亲报仇,杀死曹操,杀死那些害父亲的恶人!”

  貂蝉这时候才突然想起来,自己现在不应该这样,自己应该劝慰吕雯才是,现在竟然反过来让吕文劝慰她,这实在有些不太合适。

  于是貂蝉开口说道:“雯儿你说的是,难为我这么大的人了,还不如你,你父亲的仇自然要报,不过需要从长计议,先别说你不过是一个小丫头,即便你是男儿身,有没有你父亲的本事,如何能够打得过曹操身边那些猛将?”

  然而吕雯却不这么认为,她站起身来,正色说道:“我的却没有办法,可是这世上有一个人有办法,他一定能够把我变成大高手,我要去求他,只要他肯答应我,让我做什么都可以,二娘,我这就去找他,你可要好好的留在这里,现在母亲生死不明,你可是雯儿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......”

  “你真的打算去找他?如果你真去的话我也不拦你,至于我,你放心好了,就算是为了你我也会好好活下去的,我要一直把你照顾成人,等待你出嫁的那一天,可是你知道如果你真的变成了像你父亲那样强大的人物,以后还有谁敢娶你?”貂蝉很是无奈的看了一眼吕雯,她最怕的就是这一点啊,如果吕雯嫁不出去的话,那她这个二娘以后在地下有何脸面去见吕布啊?

  吕雯却是摇头笑道:“这还不好办?到时候找个能够打得过我的嫁了就行了,对了,我离开的事情你可不要告诉公主,我怕她知道了不让我走。”

  吕雯说完之后,简单的收拾了一番,取出来一杆长矛,牵过一批骏马,就这样直接离开了长安,前往徐州而去。

  这一路上风餐露宿,再加上她头一个自己独立出门,路径不熟,需要多次询问,好在她从小随着父亲练习骑射,掌握了一身过硬的本领,胯下坐骑也是一匹大宛宝马,简直可以说是一日千里,竟然在短短三天的时间就赶到了裴青。

  吕雯来到营寨外面,守门的却不让进,吕雯顿时就有些冒火,大声喝道:“滚开,我要见我师父,你们若不闪开的话,可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  守门的将士有责任在身,自然肯放行,吕雯见状只能大打出手,她的拳脚功夫是经过裴青亲自指点的,自然不凡,那些守卫又不能当真以刀剑来招呼一个小丫头,对她又没有防备,所以没有经过几个回合,这几个人守卫就被她打倒在地。

  后面的军士一件自己的袍泽吃了亏,顿时也就恼了,纷纷取出武器,准备对吕雯展开围攻。

  这时候只听得不远处出来一道略显稚嫩的喝声:“都住手!”

  这些将士知道这道声音的主人就是他们的新任首领吕蒙,连忙停了下来,躬身说道:“拜见吕校尉。”

  “大家不必客气,不过我就要说一说你们了,一群大男人连一个女娃娃都打不过,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,这要传出去,咱们亲兵营的脸面还要不要?你们都给我看好了,看我怎么对付这个黄毛丫头。”

  吕蒙越众而出,来到吕雯身旁,连看都没看就大声说道:“大胆女娃娃,竟敢......”

  可是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对方说道:“吕蒙?你来得正好,快带我去见师父。”

  “吕雯?怎么是你?”吕蒙见是吕雯,顿时有些愕然,随后笑道:“你看这事闹的,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。”

  随
本章分 2 页,当前第 1 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