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
第0011章 意外之喜

(19-)
  姻缘之事如父母之命,此时的黄仁途,听周延麟的话里之意,也被问的不明不白,不过问到自己身上,周延麟肯定不会平白无故的乱说终生之事。

  黄仁途抬眼望着身边的林生,心里不由疑惑。虽然错愕,黄仁途还是微笑地对着周延麟反问道。

  “周老弟,你这话里有话啊,既然说了,总要说个清楚啊,不然老哥也无法做主啊!”

  说完这话的黄仁途,又紧接着笑呵呵地说道:“你说是不?周老弟。”

  见识多了自然就懂得多,一言一语都能明白其意。周延麟看着对自己挤眉弄眼的黄仁途,脸色微红地哼了一声,提腔说道。

  “哼,黄仁途,你既然看出来了,还明知故问,莫不是这事你做不了主。”

  突然的高声言辞,把未经世面的林生震的一怔,看着面红而羞的周延麟,不知如何的林生,只好看向黄仁途,这赠剑老者话语到底何意,为何如此古怪,一桩姻缘和黄仁途又有何关系。

  好事成双,黄仁途当然不会薄人情面,送进家门的媒妁之事,怎么忍心拒绝,连忙对着周延麟解释道:“周老弟,老哥不过是想问个清楚,总不能稀里糊涂地就答应此事,何况还是关乎徒弟的终生大事。”

  听的黄仁途说道徒弟终生,不明人情世故的林生也知道,这是要给他做媒妁之言,对于林生来说这是之前想都不敢想的,更何况是攀附周家这样的大家族,虽然不知道,周家势力如何,想来在汉阳镇也是跺跺脚,就有人不寒而栗。

  渴望的同时又有点不切实际,想我林生不过山野小子,怎能先后得到俩位老者的垂青与厚爱,苦涩的内心中又呐喊着不屈,名门望族又如何,以后我林生所到之处哪怕是一个大家族都要望而生畏。

  不过十二岁的林生朦胧初懂,也不敢多言,只能静待黄仁途做答。而林生不知道黄仁途也是左右揣测,周延麟到底是心血来潮还是执意如此,笑呵呵地说道。

  “周老弟,不是做不做主的问题,而是事情太过突然,不由的让人感觉太假,要不是老弟开口,老哥早就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了,哪里还有心情询问。”

  对于黄仁途的这番大实话,周延麟能理解,不过语气上倒是强硬地说道:“黄老哥,老弟虽说临时之意,也不会空口无凭,既然是姻缘总要有个婚书作证。”

  不等黄仁途作答,周延麟便起身走向铁铺内院。对于周延麟的雷厉风行,黄仁途可是知之甚详,看着进入内院厢房的周延麟,黄仁途当然明白这是去写婚书。

  左右无外人,黄仁途笑意满满地看着林生说道:“林生,刚才你周爷爷的话你也听到了,不知你对婚姻之事如何看待。”

  站在一旁的林生,当然明白黄仁途所说何事,人生大事虽说不能莽撞,奈何家贫林生也未曾挑剔,何况黄仁途作为他的师父更不会暗藏坑害之心。一脸羞涩的林生对着黄仁途拱手说道。

  “林生有幸能遇师父,是三生好事,又遇周爷爷做媒,感觉人生已经达到了高潮,如修十世之福,怎敢妄加附议,一切全凭师父做主,想我家中父亲一定喜笑颜开,哪怕感激也会喜极而泣。”

  好言好语最得人心,听的林生一席话,黄仁途双眼一亮,惊奇地看着林生,虽不清楚林生心中如何作想,可这不卑不亢的言语敬意,也让黄仁途从新重视一番,接着连连点头地说道。

  “好,林生你能如此看的透彻,也不枉师父能多此一问,要知道有些事情哪怕心有不愿,也躲无可躲,终生之事,虽说不能强人所难,可对于现在的你来说,绝对是一桩好姻缘。”

  娶妻生子乃人生一大乐事,林生自然不会拒之门外,不过懵懂无知的林生,支支吾吾地说道:“不知这媒妁之言有没有时间之隔。”

  话语刚闭,一道爽朗的大笑声从内院传来。

  手里拿着一纸婚书的周延麟,正急忙而来,开口说道:“哈哈,黄老哥,看样子不用你做主,你的徒弟都迫不及待了,喏,这是婚书。”

  林生师徒的谈话自然瞒不过周延麟的双耳,不过既然敞开心扉说事,黄仁途可不会心有不轨,接过婚书一眼扫过。笑呵呵地对着面色腼腆的林生说道:“林生,这张婚书你就贴身保管,五年之后等你离开医馆就可以前去周家提亲。”

  五年虽久,可人逢喜事精神当时爽,接过婚书的林生更是脸带羞涩,虽心旷神怡,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在俩位长者面前放肆,颤抖的手攥着婚书,感叹人生太过戏剧,不过是随黄仁途外出一趟,怎能想到终生之事就此定下,既然事已至此,对于从未有过挑剔之心的林生来说,也是梦寐以求。当务之急林生也不怠慢,把婚书怀揣在衣褂内袋里,连忙跪拜道。

  “徒儿林生谢师父的知遇之恩和周爷爷的恩赐之媒。”

  人生机遇当事业与婚姻,此时此刻的林生正逢此缘,可谓双喜临门,感恩之心是无以为报,只好一跪谢之。

  看着林生的跪拜,黄仁途和周延麟都欣然接受,一脸微笑的黄仁途看着林生悠然说道。

  “林生,师父也未曾想到今日带你出来购剑,倒寻得一桩姻缘,既然周老弟许诺婚书,你就放心便是,不要在意家境贫寒,要相信努力终有回报,终有事业有成的一天。”

  说完这话的黄仁途紧接着又说道:“周老弟,今日老哥代
本章分 2 页,当前第 1 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