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
第一百六十一章 拜相(感谢书友‘江南楠、’的盟主打赏)

(19-)
  赵嘉悄悄地来,又悄悄地走,挥一挥衣袖,留下了一些书信。

  赵偃端坐于高位之上,眉头拧成了一个‘川’字,仍然在消化着今日所得到的消息。

  此次,赵偃本来有机会将赵嘉留在邯郸,而后收回申岐之地。

  不过思前想后,赵偃仍旧没有那么做,反而选择去相信这个与自己长期有间隙的儿子。

  这不仅仅因为赵偃知道孰轻孰重,更因为两者之间有着血缘关系。

  假如赵嘉不是赵偃儿子,假如赵迁没有死去,赵嘉今日都不可能走出邯郸。

  最为重要的是,赵嘉所画下的大饼,非常诱人。

  只要赵偃能够坐稳王位,只要申岐之地名义上还属于赵国,无论赵嘉立下多少功劳,为赵国打下多少城池,史书上都要将绝大多数功劳,都记在赵偃身上。

  至于赵嘉功高震主么,换做其余人赵偃绝对会在意。

  可如今,赵嘉乃赵偃独子,早晚都会继承王位,多些功劳又算什么?

  至于赵嘉可能的造反,赵偃却也并不担心。

  “嘉儿必定如同公子无忌那般,成也名声,败也名声。”

  自从赵偃真正继承王位,并且将廉颇赶走以后,对于赵嘉就不那么忌惮了。

  魏无忌有如此名望,难道就没有机会造反,自立为王么?

  他当然有机会,甚至只要魏无忌愿意,绝对能够取魏王而代之,这也是为什么魏王如此忌惮魏无忌了。

  可惜的是,魏无忌所以成事者,除了仰仗魏国作为靠山以外,更重要的乃是名声。

  魏无忌的礼贤下士,魏无忌的君子之风,魏无忌的急公好义,都是将魏无忌推上神坛的重要因素。

  若魏无忌造反了,哪怕最终成为魏王,亦会名声尽毁。

  相比起王位,魏无忌这种仰仗名声而权行天下之人,更愿意保全自己的名声。

  这也是为什么,魏无忌被冷落以后,宁愿每日醉生梦死、沉溺美色最终郁郁而终,也没有举兵造反了。

  在赵偃看来,赵嘉与魏无忌颇为相似。

  “赵亘,去告知宫中今日所有见过公子之人,若有谁胆敢泄露公子今日前来王宫之事,灭三族!”

  看着脸上杀机凛然的赵偃,赵亘不由心中凛然,轰然应诺。

  “封口以后,召范增入宫觐见!”

  赵嘉虽然离去,却留下了范增这个谋士在赵偃身边,并非为了监视,乃是为了谋划大事。

  如今的赵偃,身边并无可用之人,仅仅凭借赵偃、赵亘,以及剩余那些忠于赵国之人,很难完成后续事宜。

  留下范增在赵偃身旁,也就成了必然的选择。

  书房内,赵偃看着儒雅而又不失英气的范增,想到了对方乃是自己儿子手下不可或缺的谋士,倒也没有摆太大架子。

  “先生如今身份不能被外人所知,也只能委屈先生了。”

  “今后先生就秘密居住于王宫之内,赵国但有大事,寡人都会向先生请教。”

  范增躬身作揖道:“能为大王分忧,乃范增分内之事,定当义不容辞!“

  两人寒暄过后,赵偃坐直了身体,问道:“敢问先生,寡人以后当如何对待韩仓等人?”

  没有人喜欢背叛。

  对于韩仓,赵偃恨不能立刻将其处死,只是赵嘉不愿打草惊蛇,赵偃强这才忍住了心中愤怒。

  只是对于以后如此处置韩仓,赵偃尚且没有想出一个章程。

  范增没有直接回答,反问道:“臣冒昧询问,若韩仓没有与秦国勾结,大王又会如何对待韩仓?”

  赵偃沉默半晌,有些恼怒的说道:“寡人对韩仓无比器重,若无此事,不久以后便会任其为国相!”

  范增没有理会赵偃的恼怒,反而笑道:“既如此,大王直接任命韩仓为相国,且像以前那般恩宠即可。”

  赵偃有些错愕的问道:“既然知晓韩仓勾结秦国收受巨额贿赂,还令其担任相国职位,岂非让赵国虚实尽显于秦国之前?”

  范增走到赵偃身边,附耳低语许久,赵偃这才恍然大悟。

  赵国王宫大殿,百官齐聚。

  “大王诏令:韩仓韩大夫忠君爱国,才德兼备,贤名远扬,今寡人以相国之位托付,望韩相勿负寡人之望!”

  这条诏令的下达,在整个邯郸都掀起了轩然大波。

  虽然以赵偃对韩仓的亲近与器重,很多人都觉得韩仓极有可能成为赵之相国,却没想到来得如此突然,如此快。

  韩仓拜相,当即成了整个赵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人物,想要攀附、巴结者不计其数。

  当然,并非所有人都如此。

  如庞暖等人,却是感觉以庞暖之能,难以担当相国高位,得知韩仓拜相以后,心中皆有不忿。

  奈何韩仓大势已成,哪怕庞暖等人心中不快,却也不敢在这个时候与韩仓争锋。

  整个韩府,也因为韩仓拜相之故,而变得热闹异常。

  来往宾客足足持续了三天,这才逐渐减少,韩仓也因为接待络绎不绝的宾客,而感到无比疲惫。

  “相国,有人求见!”

  韩仓送走了最后一批人,看着已经变暗的天色,正准备回家洗漱一番就去休息,却是听到了管家的声音。

  “天色已晚,不见!”

  韩仓听到此时居然还有人前来拜访,感受着身体的疲惫,当即脸色一沉。

  管家却是低声说道:“那人携
本章分 2 页,当前第 1 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