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
第六十一章 青城败退

(22-)
  
“华山派杨大侠被魔教贼子暗算,一时无法恢复。现在由岳掌门高徒梁发梁少侠接替,向众位英雄请教!”丐帮帮主解风高声宣布。
“梁发是谁?华山派大弟子不是令狐冲吗?”梁发出道也就一年,江湖上认识的人不多。台下许多人窃窃私语。
“梁发都不知道?他是岳掌门的三弟子。可不得了,杀了嵩山派钟镇、邓八公、高克新的那个!”
“好像听说过,华山派有个弟子,勾结魔教妖人,暗算了嵩山派的师叔。。。”嵩山派三个太保折损在梁发手中,对外自然不会家丑外扬,反而拼命抹黑他,说他勾结魔教云云。
“勾结魔教吗?杨大侠中了黑血神针,那个送上解药的,就是魔教中人!”
“嘶~也说不通啊,魔教的人暗算杨大侠,又送上解药,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
台下刘大元还处于震惊状态,一路上随行的普通少年,居然成了五岳剑派弟子,当真匪夷所思。
有人叫道:“华山派一个小辈,也敢在台上如此嚣张,咱们江南武林英雄的面子往哪儿隔?”
虎头钩嘿嘿道“小辈?人家可是号称‘无常剑’,你倒是有面子,上去试试?”
不过那人终究没机会了,台上已经有人站到梁发的对面。
余沧海一脸正气,道:“梁发!刚才给你解药的,是魔教中人吧?岳先生一世英名,居然教出你这等弟子!我这个做长辈的,说不得帮岳先生管教管教你了!”若对上杨不凡,他还真有些发怵。万幸换上来一个二代弟子,也才二十出头,即使江湖上有些名声,怕也只是以讹传讹。
他始终对去年衡山城郊外,岳不群抢走林平之一事耿耿于怀。想不到天赐良机,正好来了一个光明正大的机会,重新把林平之抢回来不说,更能落一落岳不群的面皮。
梁发呵呵笑道:“去年江湖上出了一个大魔头,杀了我林师弟全家,余观主急公好义,能不能帮忙管教管教?”
余沧海面沉似水:“可不敢当!林平之拜得名师,说不定将来要手刃仇人呢?”又一转道:“哼,华山派得了辟邪剑谱,人尽皆知,我倒要看看,当年林远图的本事,你学到了几分!”
“怕是远不及余观主——从长青子败在林远图手下以来,青城派潜心研究辟邪剑法,倒是比松风剑法还要上心。可惜了青城绝技,再过几年只怕失传了!”
“牙尖嘴利!”余沧海也没心思和他打嘴炮,抽出长剑,嗤嗤连刺三剑,梁发提着剑鞘随手格挡,尽皆拦下。
余沧海心下大为惊讶,他这三剑并非等闲,门下顶尖的‘英雄豪杰’青城四秀,接下来也不见得如此气定神闲。不由收起小觑之心,身形化成一团清影,围绕梁发挥剑连刺。
只听得当当之声连绵不绝,竟尔化成一声长鸣,两人一瞬间已经交了十数招。
“好小子!守的跟乌龟似的,硬是要的!”
“看来入不得余观主法眼!”梁发话音未落,长剑出鞘,台上台下的人登时仿佛看到一轮明日蓬勃升起光芒四射。
“朝阳一气剑!”有认得的人大声叫道,这一招堂皇炫目,突如其来,均想到:“我若站在对面,能否抵挡得住?”
其实这已经不是原版的华山剑法。梁发与“一字电剑”丁坚交过手,那人招式稀松,但在故弄玄虚,惑人心神上的法门,倒是花了大力气。梁发从中吸取经验,正好烈日当空,朝阳一气剑借着天时,威力何止倍增,直慑全场观众心神。
余沧海首当其冲,一刹那眼睛刺痛,心道不好。
他到底是一派宗师,应对迅速,猛吸一口气身形暴退。
“刺啦”一声,宽大的道袍下摆被划开,剑光几乎贴着面颊而过,直让余沧海惊出一身冷汗。随即又羞又怒,被一介晚辈逼得如此狼狈,实在有失身份,当下左手剑诀,右手长剑夭矫腾跃,宛如青松立岩,刚劲峻急。
“松风剑法!”青城派的绝招享誉江湖百年,许多武林人士均想到:“能看到这绝顶剑招,真是不虚此行了!只是不知道华山派的梁发,还能不能招架的住?”
只见梁发剑势一转,声息剑光愈发暗淡透明,变幻莫测。
“辟邪剑法!”有人大惊失色。
本章分 2 页,当前第 1 页